茄子app更加


() 昆仑墓里,剩下个三个巡城卫,屁滚尿流地跑了。

脑海中,无数数据信息化作记忆流,随着提示声被读取。

‘叮!契约斗士银蝠获得7连胜,阴曹血浆+2’

“叮!……”

‘叮!契约斗士银蝠获得10连胜,阴曹血浆+2’

……

‘叮!契约斗士佩佩获得4连胜,阴曹血浆+1’

‘叮!契约斗士银蝠获得5连胜,阴曹血浆+2!’

“叮……”

‘叮!契约斗士佩佩获得8连胜,阴曹血浆+2!’

……

‘叮!契约斗士玛洛恩获得4连胜,阴曹血浆+1’

笑颜可爱容貌迷人美女公主裙高清写真图片

‘叮!契约斗士玛洛恩获得5连胜,阴曹血浆+2’

‘叮!……’

‘叮!契约斗士玛洛恩获得10连胜,阴曹血浆+2!’

秦昆举起手中的银蝠,银蝠在浑身发抖,瞪大眼睛看着秦昆,眼底,是绝望,以及祈求。

“下次别来了,这里是我的地盘。走吧。”

银蝠没想到,秦昆竟然放了自己?!

看到他眼底的不理解,秦昆拍了拍他的脸蛋:“收了你的阴曹血浆,不好干出绝情的事。记得别来烦我。”

银蝠咬着嘴唇,感觉自己受了莫大的屈辱,又必须忍着这份屈辱,他的心情很复杂,完没有被饶命的庆幸,更多的是恨自己实力不够,不能杀掉秦昆。

“你会后悔的!”

银蝠大声说道。

秦昆握着柴刀的手动了一下,手起刀落,一条胳膊被卸下,墓室安静片刻,然后银蝠发出杀猪一样的大叫,秦昆自认为很友好地帮他接住胳膊,低声道:“现在吃血王丹,胳膊还能接上。”

银蝠嘴唇发白,冷汗直流,连忙把血王丹服下,感觉断臂正在愈合。

“银蝠,作为你的老师,我觉得你真是个受虐型的贱骨头,不勒索你点东西,真以为自己的命是白捡回去的?”

“你……你说了你会放了我的!”

“你也说过我会后悔的,我现在已经后悔了!我要5000功德的鬼差供奉,交出来,不然废你一条命!”秦昆冷声道。

银蝠牙齿都快咬碎了,肠子也悔青了,刚刚为什么嘴贱,多那一句话?

“我……没有那么多功德……”银蝠咬牙回道。

秦昆已经没耐心跟他废话,手起刀落又是一条胳膊被剁掉。

冷汗淋漓,精神紧绷,目光惊恐而难以置信。

银蝠的叫声撕心裂肺,这次一颗血王丹服下也没起到多少作用,因为两记重创,意识已经快要崩溃!疼痛难忍的感觉接连不断冲击脑海,气血亏损的无比厉害,尤其是身体的疼痛,让他感觉身体机能紊乱,以他的意志力,再被砍一刀,差不多就去了。

“别……别动手!我有2400功德!其余的可以拿法器跟你抵!鬼器也行!”银蝠彻底怕了,这才想起来,自己和秦昆已经没了利益关系,死在这里,要耗费10滴阴曹血浆,相比起5000功德的东西,10滴阴曹血浆太珍贵了。

银蝠面前,24个大坛子出现,里面是臭烘烘的血泥,还裹着虫子,以前在蝠女伊芙琳那里秦昆见过这种东西,血族都是用这样脏兮兮臭烘烘的东西祭奠死者的,除了灵力充沛点,感觉非常恶心。

24个大坛子,外加一个链锤,链锤的造型是一个银色的脑袋,闭着眼睛,神情悲悯,一条铁链子顺着脖子拉的很长,好似脊柱一样。

“拿这些换我的命!”

“可以。”秦昆很满意。

这次,银蝠再也没多说什么,转头就跑。

“等等!”

银蝠猛然回头,声音发颤道:“昆仑魔!我好歹曾是你的契约斗士!你不能言而无信!!!”

“别怕。”秦昆换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,“我昏迷了很久了吗?玛洛恩也完成了10连胜,他在哪?”

“你……昏迷了很久了,很久很久了。佩佩死了,玛洛恩活了下来,我很意外。他现在,也是一名巡城卫的队长,不过,在另外的街区。”

“巡城卫是什么?为什么会设立这种职位?”

“十死城已经不是以前的十死城了!法则被打破,宿主的地盘不再受法则保护,有传言这是十死之神的惩罚,现在只有中心街区是安的,但那里住不下那么多宿主,所以设立巡城卫,来巡视十死城周围街区的安。”

银蝠说完,见秦昆再没发问,急匆匆离开了。

秦昆叹了口气:原来这么久了。

……

离开十死城秦昆出现的地方,正是之前和涂庸、王乾下榻的酒店。

时间是晚上,秦昆刚一回来,瞬间感觉到周围有人,立即用出匿尘步躲了起来。角落中,秦昆发现酒店的床上,一个脑满肠肥的日本男人,口吐浑话,举着辫子抽打着……另一个男人。

另一个男人穿着渔网袜、比基尼,享受的表情,粗野的胡子诠释着幸福的笑容,那画面,让秦昆虎躯一震,不忍直视。

也许是太尽兴,二人没有发现屋里多了一个人,秦昆匿尘步施展,在酒店的冰箱里,拿出一瓶盐汽水,坐到椅子上。

秦昆很意外,这可是头一次遇到从十死城出来,发现其他人的情况。

掏出手机,已经没电了,弹性空间里有充电转换器,专门为了出国买的。

充电器插好,秦昆开机后,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了2个多月!

11月,一直到1月,两个月的现实时间,秦昆还能接受。

因为在那场梦里,自己感觉过去了很多年。

用阴曹血浆升级了大炎缠冥手后,秦昆就发现自己的三魂被挤到了一个古怪的地方,那个地方可以说根本不是一条空间,好像是一条时间线!

一个隧道一样的地方,无数错综复杂的隧道,无论是抬头或者俯瞰,都有无数根细密如布的时间线在周围交织。

他不断地跳跃在那些时间线中,见到了无数匪夷所思的东西,秦昆都觉得,自己似乎经历了无数人的生活片段,那种体验,起初新鲜,后来枯燥,慢慢变得惶恐,因为他觉得,自己似乎回不去了。

直到苏醒前,秦昆听到有人呼唤自己。

那人没有叫自己的名字,但秦昆知道他是在呼唤自己,他那些匪夷所思的经历告诉他,这是有人在招魂!

四面八方,被细密的时间线包裹,秦昆没有选择进入别人的时间线,朝着自己的时间线飞去。

不知道飞了多久,那个声音越来越近,秦昆终于见到了自己的时间线,还有时间线外,一个白影。

那个白影,自称贫道,见到秦昆过来,很开心,秦昆记得,他第一句话就说道:“我招了你六天的魂了,今天再不把你招回来,恐怕我都无力回天了。”

那个白影,正是牛猛、常公公在墓底找到的白影,二人连续拜访了六天,其实白影已经帮忙招了六天魂,终于,将秦昆招了回来。